天霸商场网
今日劲爆
天霸商场网>>案例分析>>经典案例赏析
类型:经典案例赏析原作者: 来源: 转载者:chenxi123
时间:2017-8-19 16:26:16   文字【    】 人气:

转:我与陈家侃的恩怨情仇

  本人:陈升瑞。1971年出生,家住醴陵市泗汾镇陈家垅村何家坪组

  当事人:陈家侃,1969年出生,家住醴陵市泗汾镇原伍佰垱村德英组(现合并陈家垅村)

  本来我父亲陈家武和陈家侃父亲陈石林也是好友,但由于年龄上的差异,我与陈家侃并不相识,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,由此认识了他:

  具体哪年我记不得太清楚了,(应该是91.92年左右)的4月,我记得那天是我母亲的生日,我去泗汾买了箱啤酒,在回家的路上,与一个同样骑着车的男人相撞,当时是那个人走错了方向,但那人蛮横,与我发生了口角,陈家侃当时在场(事故地点就有他家上100米)就事故的原因讲了几句真话,后来我知道了他,也由此结识了他,开始几年他给我的印象是:肯帮忙,对朋友大方。由此慢慢地跟由相遇、相识到相知。在后来的几年内我和他一起交纳了更多的好友如:曾自立、易海兵、易德元、易志刚等、

  2001年,由于陈家侃与上坪组的土地纠纷案,起因是当时大市场搬迁,陈家侃的茶树与上坪组交界,由于没有在划界的情况下,上坪组就把地给平了,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冲突:

  当时我和朋友们认为,在没有划定地界上坪组单方动土的情况下,显然是没有道理的,所以,以我为首跟他们维权,以及在建房的时候进行一系列的争斗,由此他们一家人把我当成了自己人,同时他们也向外宣扬,他们不是两兄弟,是三兄弟(陈石林有两个儿子,老大陈家侃,老二陈家志)升瑞是他父亲第二个儿子,周围群众及朋友都熟知。由此可见,当时我们的关系是多么的好。

  特别是他的父亲陈石林,真的象对待亲人一样对我,我也如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他们(以上所有的邻里,众多好友为证)

  2003年,我与陈正高合伙商量买上坪组的一块地,由于该地原属于上坪组,但由于得理纠纷的时候牵扯上该地,我要陈正高与陈家侃商量的时候,陈家侃提 出他想来一股,这样我们三人共同买下了该地,我姐夫02年出车祸去世后,我们几个姐姐都要我帮她买地基,想要她把屋建在泗汾镇上,一来是排除她的寂寞,二来生活上姐妹们在一起也好照应,我与他们两个商量,想给我姐买个好点的地段,同时表态,优先不优价,两人当时都答应了,到开发时,陈正高找我商量,他说陈家侃不同意,他说这块地(8米,市价6000)要卖10万,当时我真的不相信,因为我姐的情况他最清楚,和我又亲如兄弟,多次表态我姐就是她姐,况且我又没有要优惠,只能说是选个好点的地方,三人在一起的时候,他又表了态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,我一百个不相信,几天后,在我家因别的事三人在我家碰头,当时他非常强硬地对我说,这块地不管是谁要,都要十万块钱,我沉默了许久,真不敢相信,这话是出自我一个我认为可以为他付出生命的兄弟之口,内心非常地悲愤,但我还是对他说,没事,既然要这么多钱,我姐姐她买不起,你们卖给别人吧,最后因为价格高,连6000都没人上手,没办法,最后卖给了邱朝飞,(也是我的一个好友)只卖了4.3万。(此事陈正高可以作证)

  2004年,,我们三人准备买下德英组位于欠坡里的一块地,在商量多次后,因资金短缺,我们商量还是找个有钱的老板来出点资,由陈正高出面找人,几天后,他说找了个老板,同意来个暗股,出资30万,四股分红,当时在陈家侃家商量的时候,我对陈家侃说:家侃,不是说你弟有钱么,你问一下看他愿意投资,这么一下明显赚钱的机会还让给别人,他说不知道他愿意来么,我说如果他不愿意,我们再要这个老板来也一样,这样他就出去打了个电话给他老弟陈家志,当时陈家志在株洲做药材生意,听了家侃跟他讲后,明确表态他要来,就这样确定四人合作的方式,在前上坪组地基卖完后,当时利润是11万,本来上柱土地是我们三人所有,分红时,我对他们讲,现在我们四个人合作搞大的,上面这个也就一起分了吧,也没多大意思,就这样,我与陈正高每人分了二万多,陈家侃兄弟分了五万多。

  在后面的几个月,我们正式开始运作,我们当时商量要先把上坪的草塘买下来,就好开路,结果经过多次的交涉后,最终没有买好,陈正高提出退出。(以上所述,陈正高可以作证)

  陈正高正式退出后,我们三个人正式商量合作,当时陈家志提出,只要我拿出12万资金,其余不要我管,由他来解决,但是做事是我与陈家侃两个人做,我满口接应,就这样我们在以陈家志办药厂的名义以每亩6000元的价格买下了德英组欠坡里的全部土地,共计30多亩,总金额20多万元,本人总出资12万。但是由于与邻队的关系和村镇的关系没处理好,当时步步艰难,压力巨大,当年也就只是完成了买地及付款以及附着物的工作,就再也没有进展。

  2005年,我村与排岭、伍佰垱合并成一个村,取名为陈家垅村,我当选为村主任,但在该年由于阻力巨大,工程进展受阻,当时总共算一回账,总共用了多少钱,我已记不清楚了。

  2006年,镇政府班子调整,柒书记来我镇担任党委书记,非常支持岚丰小区的建设,我也与班子成员开始融洽,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工程开始快速的进展,但由于没有主路,将影响整个岚丰小区的发展,由政府主管国土的石清林副镇长主持,召开了村组及岚丰小区的责任人共同协商,在场人员有石清林(记录员)村级:易德兰、周序忠、陈升瑞、组级:陈明德、陈正大、小区:陈家侃、易中其,当时争论了几个小时,一直没有结果,石镇长找我与易德兰书记商量(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我有股)在村镇拿主意,统一思想,结果如下:

  1、上坪组位于邱朝飞旁5米道路不能再谈。

  2、位于陈正文旁原属于上坪组的9.6米地基按每米6000的价格,由陈家侃补偿上坪组 7.5万元

  3、上坪组原来已卖了的纠纷地陈家侃不能再去收钱,让别人去建房

  当时我怕陈家侃不答应,就把易中其叫出来,要他打电话给陈家志,把镇村的意见告诉他,他在电话里跟我说,尊重镇村的意见,他哥那也由他来做工作,这边要我答应。然后进入会场把镇村的意见宣布后,上坪组长陈明德不同意,摔门就走,陈家侃也不同意,我们要周会计追上陈明德,把他拉进会场,又做了很多工作,包括正大也做了很多工作,终于答应了。第二天,陈家侃带了一万元来到政府门卫室(当时陈正大在政府当门卫)要求把昨天的事形成协议,陈正大说:家侃,写不写协议不要紧,当着镇村领导答应的事我们不会返悔,你拿一万块钱要写协议,到时我们不好交组上的差,村长已经答应了。我们相信他,你现在也缺钱,不要紧,到年终的时候,组长开会前,你把钱一次性拿过来再写协议,陈家侃来了两次,陈正大都是这样说的,在接下来的日子,也没有了生任何事情,年终的时候,由时当时地基不景气,经济状况也不好,我就跟明德正大商量,钱的事缓一缓,他们也答应了。

  2006年底没算账,当时我跟家侃要求算帐,他总是含含糊糊,用了多少钱我不清楚,卖了多少地我也不清楚,收了多少钱我也不清楚,我就跟易海兵说了这事,07后正月,易海兵、易德元要求家侃跟我算帐,家侃也一直不理,后来姚平庚等好多好友都去做了工作,他就是不算帐,后面更是什么事都不通知我了,我终于明白,他们兄弟起了异心,不想再跟我合作了,经过三个不眠之夜后,我决定拆伙。应该是下半年的时候,我约上易海兵、陈家侃、易德元在易海兵家商量拆伙的事,一开始,陈家侃不同意,经过我一番说辞后,同意了,问我如何拆伙,我讲了我的意见:

  整个小区分成三块,整个投资分为三份,每个人拿一块地基,补足投资的钱,已开发的上面那400多米作为两块。下面作为一块,陈家侃当时说,谁会要没开发的那块地,(那块地就是现在的二期,大约十二、三亩)我说,你放心,你们兄弟不要,就给我,他沉默了好久,坚决不同意。在没办法的情况下,我说了第二方案:把我投资剩余的钱还给我,投了多少钱我也不管,这个小区费了我三年多的心血与金钱,搞一路地基给我也就算了,当时已开发的是8路多的地基,每路地基约60米,他又沉默了一会说打个电话给他老弟,商量了一下,又说不行,他说怕我会冲烂他的价格,我当场表态,你放心,你不卖完,我不卖(当时地价每米8000,优惠10%,也就是7200每米。)这样总可以吧,他还是不同意,僵持了好久之后,实在没办法,我又提出了第三个方案,退还我本金,我姐那个地基我要,另付20万给我,(包括利息,请客吃饭,协调关系用费,工资、就算两清了)陈家侃兄弟又商量之后,还是不同意,我就说,不同意算了,免伤和气,你把本金退给我。其余的全部送给你们俩兄弟。他也不同意,我说,家侃,这是我最后的底线,行与不行都随你。他们兄弟商量后,最终给出了答复,地基同意(我与我姐,家侃都把位置,米数都讲好了)20万的补偿款同意,但钱要分三年付清,我也表示同意,就这样拆伙了。

  (此事在场易德元、易海兵都可作证现易德元已故)

  在随后的三年里,陈家侃把20万已付清,由于经济紧张,地基我姐一直没动,陈家侃也没提任何事。事情的转折发生于上坪组的补偿款上面,当时由镇村调解的具体情况上面我已讲述,由于当时没有付款所以没有订协议,开始两年由于资金确实有困难,由我向明德组长及正大讲情,缓两年,他们觉得不好抹我的情面,也就答应了,但我们拆伙后,陈家侃对当时的调解不认帐,一是拒不付款,他认为价格过高,二是对于当时志了上坪组的地基用户强行收钱。与用户还发生了多次冲突,村上也派人去作了多次的调解,但没有效果。上坪组的5.7万补偿款由于当时是我答应的,他们只问我,我在问过多次后,又请易德兰与周序忠龙去了多次,他总是不肯,说他没同意,不能付这么高,搞得村组都下不了台,交不了差。

  2011年的一天,由于陈传启建房的问题,陈明德带陈传启来到我家,请求解决陈传启的建房纠纷及兑现当时的承诺,刚好我们正准备吃晚饭,我留他们在我家吃饭,喝了两杯后,陈明德心怀不满地对我说:只怪你,不是你当时答了硬北,我们跟他决不罢休,现在村民都骂他,他也交不了差,还说要把我的车子都开走,还当着我80岁的老父母讲了很多不好听的话,我虽然当时很生气,但我也理解他的心情,我也没有责怪他,但我心中对这事还是耿耿于怀,吃完饭把他们送走后,我打了电话给易海兵,陈家侃,易中其到易海兵家碰下头,在那里,我陈述了一下晚上吃饭的过程,然后我对陈家侃说:家侃,今晚的事都是你不讲信用而起的,被人当着老父母的面被别人骂得无力反驳,这一切都拜你所赐。当时他就愤怒地喊到,怎么拜我所赐,当时冲动下就把手中的茶泼向了他,怎么不是你,如果你讲信用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,他立马起身就过来打我,走到我身边他没打着但混乱中被我踢了一脚,然后被易海兵与易中其拉开了,自此之后,我们相逢陌路,其中兄弟们多次调解也无果,一直到易志谋建房做酒的那晚,众多兄弟把我留住,要我看在众多兄弟的面上,不管谁对谁错,一句话:你是老弟,要我赔个不是缓和一下矛盾,最后架不住众多兄弟的面子,在席上,我举起杯对他说了对不起,晚上还一起打了牌,这事也就算告一段落。

  但陈家侃却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,讲起这个地基的事故意处处刁难,一会说下面还没有布局,不能建,一会说当时有旁证的时候没有讲清楚多少平方为由,拒不履行当时的承诺,如此反复地调解,我们的好友之间经过几年的时间都没有调解好,2015年冬,我在长沙肿瘤医院住院,被查出黑色素瘤,2016年在长沙治疗,其间也多次调解无果,今年年初,我的邻居李立祥跟我说,升瑞,你跟家侃的事,一定要把它解决好,我去做工作,我当时就说好,僵持了这么多年,能解决好就好。如果7万左右就把它和好都算了,(现在地价在每米2.5万左右)结果他去谈了之后,对我说,陈家侃只能出4.8万,他老婆说最多5万,就这样也没交谈好。

  今年3月,我突然脚痛被送去长沙,经过与死神搏斗后,由于是我外甥他们天天在那陪我,我非常愧疚地对他说,唯一放不下就是那块地基问题,一直没能跟他解决好,我劝外甥马虎一点算了,如果是6万左右都把它解决好,我外甥也答应了,治疗回家后,我老表易建磊(现任茂田村会计)对我说,知道我的心愿,想去陈家侃家去调解,我答应了,并对他说,他今年年初只出了5万,当然多点更好,硬是不行的话,5万都算了,这事一直拖着总得解决。哪知他去调解后,陈家侃的结论,最多3.6万。一分不加,当时我就觉得这事马上得解决,立即建房,要回地基,当时易海兵和易建磊就劝我,易建磊说让他再去调解一次,几天后,易建磊与陈家侃再次协商无果,陈家侃的意见:

  1、 当时拆伙时承诺地基是事实,但没有讲具体多少平方

  2、 现在他只认5米(当时地价7200每米,也就是3.6万)

  3、 要等他二期地基卖完后再付款,原因是怕付完钱后我会故意刁难

  4、 如果我要建8米X15米的房,要按时价2.2万每米补差,也就是说他认帐的5米每米补差价14800元,别3米按每米2.2万元,总共应该补14万。否则别动土地

  这事我听后就立即打电话给替他管事的易中其,请他转告陈家侃:

  1、23日我会去捡脚,时间在8点,请他帮我放下线

  2、 如果陈家侃觉得有理,到时可以当着群众的面澄清,如果群众说我无理,我立马走人

  3、 我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偷,不抢,不占

  于23日上午8点,挖机正式动土,陈家侃兄弟派他母亲来现场,阻止动工,大吵大骂,言语恶毒,多次辱骂到家父母及本人,我在忍无可忍情况下推了她一下,她就势倒地大喊我打了人(当场所有的群众可以作证)然后派出所的同志来作了调查

  23日事出后,他们把视频截图并说我以权谋私,霸占村民地基,欧打老人并广为发布,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的影响,并到处告状,扭曲事实,断章取义,给本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。

  以上所述,一字不虚,上级领导及部门可以调查。我以一个党员的党性担保,字字是真,事事是实。

  陈升瑞

  2017.6.27

 

 

纠错

点击进入天霸商场网首页

<%----%>